之前看的有一段康熙來了

康永先生說:"瓶頸"這2個字是給大師等級使用的。

所以像我這種阿貓阿狗所寫的小說,寫不下去,就不能說自己碰到瓶頸。

說的真是阿。


也不是寫不下去,是反覆看了看,覺得自己接下來寫的實在有夠鳥。

自己都看不下去。

真是沒腦袋。

再想一想再重新往下寫吧,還好也沒人在看。科科科。

原來寫小說真是不容易的事。


三日的記憶是我2個月前唸書唸煩了,在圖書館外面抽菸的時候,想一些有的沒的事所想出來的段子。

記憶真是一種不知道該說是討厭還是該珍惜的東西。

記憶常常讓我痛苦,卻也能讓我開心。

不管好的壞的,難過開心的,刻在腦海裡的都是記憶。

忘不掉,丟不了,只能學著放下。

創作者介紹

灰日夢 . . .

灰日夢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