如果在這世上的人都有意義,那像我這樣的人又為什麼來到這世上呢?

人因為記憶而活下去,從而學習、進步、而我卻沒有記憶。

 

在天橋下生活的人,都有屬於自己的故事,下著雨的夜晚,就是大伙兒聚在一起烤火說故事的時候。

似乎已成例行公事,每個想說的人都能說說以前關於自己的事,或者被親人捨棄的悲傷。

更甚者有人說著以前和哪些美人睡過,雖然不一定是真實的故事,

但我想,真實和虛假本來就見仁見智。

從自己嘴裡說出來的所謂真實性,自己又能相信多少、證明多少呢?

 

我總是縮在紙箱裡聽著一個又一個的故事,因為我沒有記憶,也就沒有所謂過去的故事。

 

 

 

所有生活在天橋下的人都一無所有,只有我每天都有現金收入。

每天早上天一亮,我就在河提旁的公園擺2張椅子,打起招牌:「記憶遺忘所」。

「記憶遺忘所」其實就是我收容記憶的地方,客人把自己最深沉最黑暗骯髒的秘密說給我聽,

我的工作只是專心的靜靜的頃聽,然後在三天後幫你忘記,不告訴任何一個人的乾淨乾脆的忘記。

然而來的客人總是覺得秘密說出來後,再也不是只能壓在自己心底的陰影,有人解救我了,被釋放了。

總而言之,我的職業就是會「幫你遺望的心理治療師」。

 

客人說秘密,我收錢,隨便收多少都可以。

前天有個國中生說他偷看姊姊和媽媽洗澡,然後給了我一杯珍珠奶茶當遺忘費。

昨天有個開BMW黑頭車的少婦(20出頭吧),跟我說她背著丈夫偷人,從皮包拿出一個厚厚的信封給我,

裡面塞著10萬的遺忘費...

創作者介紹

灰日夢 . . .

灰日夢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