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躲在天橋底下的紙箱堆裡。

橋外飄著細雨,2月的冬天特別的陰冷,寒氣總是透骨而來。

 

為什麼我會窩在這裡呢?

完全不知道原因。
我也不知道我是什麼人、以前在做什麼...一點記憶也沒有。

唯一知道的是,我只能記得三天以內的事。

 

像監視器一樣,以最新一日的影像洗去最舊一日的影像。

我則是以今日的記憶替換三天前的記憶。

我一直這麼詭異的活著,不知道為了什麼而活著。

 

如果我現在突然趴踏一下的死去,那我的靈魂(如果有的話),是否也會在三天後忘記自己生前的事?

過奈何橋時連孟婆湯都省了一碗,真是太方便了。

 

創作者介紹

灰日夢 . . .

灰日夢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